一些我一直要想起的人。
如果天天微笑,是不是别人就觉得我很快乐?
芳芳每次都要叫我『婆婆』,即使我很不想回答,我却总要出于礼貌答声『什么事』。
然后答案往往是『没事,就是叫叫你』。
我现在能把绰号轻易地说出口,也许是因为我真的已经不在乎了。
但不代表我以前也不在乎。
就算你们很无辜地和我说是因为和我很熟很亲才这么叫,我也不能接受。
因为这个会把我和你们隔离,让我无法真正面对你们。
就像陶嫣晨说『我觉得你还是比较喜欢阿信吧,因为你一直提到他。』
我的心会刺痛,我明白了你们根本不了解我。
不了解我没什么不对,但你们不能妄下定论。
我是喜欢陈信宏,很喜欢很喜欢。
但是为何你们那么轻易地否定我对俊杰的感情。
一定要提到才是喜欢么。
这样的你们,让我无法告诉你们对这个我第一个喜欢的歌手的感情。
是那种听到别人说他唱歌不好听就会气到哭的感情。
在还没有喜欢陈信宏的时候,一直是他的歌陪我度过最难过的时候。
陈信宏的歌更多地会鼓励我。
而俊杰的歌,他的声音,能让难过得哭不出来的我轻易让眼泪掉下来。

我爱他们两个,即使感情不同。
而你们,以为我喜欢陈信宏的感情是喜欢俊杰的那种感情,然后甚至把俊杰直接否定掉。

在学校的时候。
我总能想起雯雯和H。
初三的那段时间里,每天必定要和之交谈的两个人。
最了解我喜欢什么,也最能听我反反复复说有多喜欢谁谁谁的雯雯。
我们也有过冷战。
我也了解雯雯身上我不怎么习惯的部分。
但我们还是度过了这些,然后依然友好如初。
而现在,关于那些『最近有首很喜欢的歌』、『诶,这部最新的日剧』或是『啊,新MV里超帅的』再也无人可说。
时间一久,就会埋藏在心底,成为只有我一人能享有的喜悦和秘密。
高中比初中更保守。
除了帅哥陈畅和他的同桌是男女搭配之外,其他都是女女同桌或者男男同桌。
我该不该庆幸,至少在初中,我已幸运地体验男女同桌。
我的同桌是一个让人讨厌不起来的人。
很安静也很亲切,叫我时叫的是本名。
就像和别的一些叫我本名的同学一样。
对啊,就是很普通、很一样,像是缺少了某些很重要的东西。
努力想起来,却又不知道缺少了哪些东西。
我每天都在微笑,可是你如果问我最近有什么开心的事,我却一件也回答不出。
因为都是些记不起或者根本就是虚假的笑点。
往往这时,我会想起每天都要让我经历笑和怒的H。
曾经有段时间,我很讨厌很讨厌H。
甚至先去和班主任要求换位置。
却忘了每次吵架的时候总要花很大的力气忍住不笑场。
那是段我以为我不会去想念的日子。
但是我高估了我自己的人际关系。


我们班的男生很木很幼稚。
除了陈畅,没人会跳长绳。
体育委员的绰号是『聋哥』,成立了一个『聋小组』,还定了命令。
老师全班提问时,无人附和。
于是我总想起那个明明不在听课,却总会附和得响亮的C。
那些在体育课女生跳长绳时路过时总要参与跳几下的MJ和孔B他们。
其实初三的时候,已经没了什么笑料。
但是C那爽朗的大笑却总能听见。
孙孙曾经说过,即使再不好笑,听到C和陈宇翔的笑声,总会跟着一起笑。
而现在,课堂上零零散散的笑声,总要开着玩笑的老师尴尬地站在那里。


回到家时我总能想起达令。
即使我们总是有争执。
曾经在家不外出时,总是会和达令打很长时间的电话。
即使并没什么话题,也能被电话那头的达令拖很长。
有些孙孙和雯雯并不知道了解的情绪,达令都明白。
有时候,甚至觉得我基本上已经没有什么达令不知道的秘密了。
她在我难过的时候安慰我,像个悍妇似地要去找C沟通。
我记得我以前说过的,我们能在一起就是奇迹。
因为观念不同,审美不同,性格不同。
根本就是奇迹。



也许是因为班花这个称谓。
娜娜给我的感觉就和谧给的感觉是一样的。
对不熟的人客客气气,然后很受欢迎。
看起来真的很好接近,也让人很想亲近,其实是那种我很难去接近的人。
所以这次,我一定学乖。
不去刻意接近,离得越远越好。

体育委员是班级里第一个叫我名字的男生。
即使是因为要我帮忙统计运动会报名。
但这并不代表什么,名字不能代表什么,或许只是我很久没能从同学耳朵里听到本名了。
陈畅除了作业经常迟交以外,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是个很完美很好的人。
不自恋,亲切,聪明,帅,痩而高。
会在男生调侃他是帅哥时,说『你少恶心了』而不是『当然,我那么帅』。
『最开心的时候』填的是『和朋友在一起』。
老师叫他点评别人的PPT时,不会像别的男生很笼统地说句『挺好的,没缺点』,而是分析得头头是道。
眼睛挺大,睫毛也很长,却完全不是属于女生的漂亮。
校服填的是190。
即使有缺点,却也是个能让所有人接受的人。
可是,对于这种人,真正的喜欢会多么。
无关他的外表和聪明?
高二有女生说可以考虑看看。
别班有女生暗恋他。
和他对视时,我总是忍不住想逃离。
我敢保证,这全都是因为他长得帅而已。
可以说,他是我目前为止见过长得最帅的男生。
我希望会有人真正想了解他,不是因为他长得帅或是把他当神。
请问,那些暗恋他的人,如果你们看到调查问卷『想对父母说的话』这一栏写的是『放手吧』,会是什么感觉。


最后我想说说MW。
我一直不能确定我是不是喜欢他,是因为他先对我说了喜欢。
如果我现在告诉他我们可以试试,我很犹豫。
因为我的直觉告诉我,这样做是不对的。
犹豫是不是代表我并不喜欢他?
因为我不知道他为什么喜欢我。
一个在学校里不怎么交流的人喜欢我这件事让我觉得很不真实。
以及他曾经告诉我的秘密,这让我很害怕。
我觉得会受伤。
对不起。
但是,关于喜欢我,真的很谢谢你。
群居动物?个体动物?
胃抽筋。
看来我从心底不想去报道。
说我是依赖网络也好,说我恋旧也好。
而这些都改变不了我的陌生人恐惧症在加剧。
去吃麦当劳,点餐时,声音会发抖。
没有熟人在,心里要重复好几遍才能大声自我介绍,却减少不了抖音。
就在听别人介绍的时候,我好想你们,我好想好想你们。
我以为我可以简简单单就和你们挥手告别。
我也发誓不再回去。
可是我们度过的那一切无法代替。
病了的时候,会有压力感,会想很多很多很多。
会想你们,会想初中的初次见面,会想周一秋。
会有汹涌而来的无力感。

我无法融入集体。
也许根本不想融入。
或许就这样尴尬地没有同桌也好。
这些都没关系。
我熟悉一个人等待的感觉。
幼儿园乖乖坐着等班委发折纸给我等到睡着。
在小学同学家门口等他一起去看小学班主任等了一个小时。
就这样等下去也好吧。
别人就不用等了。
让她们去交流也好吧,我加入也许会破坏气氛。
就是这样。
一个人有什么不好,也许时间会漫长点而已,看表的速度基本固定一分钟一次。
叫别人陪我的话,别人也很为难吧。
一个人也许就是有点尴尬,别人有没有传来善意的笑,也许我会理解得不明白。
如果我友善地回应,她却装作没有看见怎么办。
我想,也许一个人也没什么不可以忍耐的。

我的安全感。
似乎跟去了柬埔寨。
我想哭,似乎也哭不出。
我可以没心没肝地骂人,没心没肝地开玩笑。
没零钱时看到穷人会安慰自己说也许她是装的。
我讨厌这样的自己。
有谁喜欢这样的我。
我讨厌受伤,甚至是很轻微的一些。
14号返校听介绍三天,17号军训一星期,25号开学。
我的高一,就要这样开始。
没有任何人宣布开始。
没有任何人和我说『你好』。
也许到结束时就会有人告诉我了吧。
那是多久?
三年。
三年后我也会像现在这样感叹大学么。
三年长么?
不长吧,反正我最擅长的就是等待了。


而说要互不相干的。
我却又想你了。
而想你就心情不好了。
听『突然好想你』和『放逐爱情』的时候都会想哭。
你看得见我。
我却看不见你。
你说,你要开心。
可为何我从来都不开心。

我想你也不开心。
不想你也不开心。

我没心没肝地笑,没心没肝地唱歌,没心没肝地打字。
每次你都不在。
而每次笑的时候也很开心。
但笑能一直在么,我终究会回归一个人。
一个人的时候就总是会想起很多事。
那样,就无法继续快乐。
而无法适从的,其实是你。
我只是一直等着,我看着你无法适从,我陪着你欺骗自己,我看着你说抱歉。
请喊我最佳配角。


而想起的那些人,很多都陪着我。
你们真心爱我,却无法陪我太久。
而我很想你们,希望能持续很久。

我是群体动物或个体动物都无所谓。

和大家一起时,我很快乐。
但我像个体动物一样缺失安全感。

是谁,答应要给我快乐?
那么,我想你。
Copyright © * Tomorrow will be Mayday.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