又累又冷又困。
我改到今日来写日志。
因为能够平静点面对自己的心情。


如果知道会在冷风下站一个小时,我或许不会答应雯雯孙孙出去玩。
而这是后话。
我还是站在了那里,冷到手都僵掉,平时本来就很慢的发短信速度变得更迟缓了。
叫不到出租车,70路经过面前时根本不停,也不知道其它哪些车也可以乘。
我想起分开时开玩笑和雯雯孙孙说的一句话,『要不你们陪我等车吧』,被毫不留情地拒绝了,突然有些难过。
于是,我不管什么女孩的矜持,不管什么厚脸皮,不管什么死缠烂打,脑子发昏地发了短信给你。
『外面好冷啊』。
你看你看,为了显得自己不太过可怜,为了显得自己不是在麻烦你,我加了开玩笑似的语气词。
而终究知道我只是在垂死挣扎。
好了,够了,我明白了。
我只是想试最后一次而已。
我所有的自作多情终于有幸毁在你若即若离的回应之下。

得不到回应,我去掉了语气词,把同样的内容发给了孙孙和雯雯。
雯雯回的是『是啊』,我又有些难过。
其实我想要的不是『是啊』,我想要的是『你还没回到家啊』的关心。
我安慰自己,是雯雯比较迟钝,又艰难地发了一条『我手都僵掉了』的暗示。
结果,得到的回复是『你保重』。
是啊,我保重。
你们到底要把我的难过加深到什么步骤。
我突然想起我说『你期中考要加油啊』时,从不回我『你也是』的雯雯。
我一直所期待的死党式的相处方式,从来无法得以实现。
但是,不回答『你保重』的雯雯,就不是雯雯了吧。
我清楚地知道。
我赌气似地回了一句『我冻死算了』,再后来,再也没了回应。
天气太冷了,冷得我开始莫名地敏感。
手机里在放上海八万人离表时最让人感动的那首『咸鱼』。
我从来不听这首,总是怕有太多难以言说的感动要随着泪夺眶而出。
而这次,我没按下一首。
我只是想好好地哭一下。


『妍妍 外面好冷』。
我发给了妍妍,并加了称呼,读起来时有种想哭的感觉。
妍妍回我,『你在外面?』
孙孙也回我了,她说『你还没回家丫?』
我要的只是那么小那么小的感动。
为何我最最要好的雯雯,我最最想念的你,都无法给我这样的回应?

妈妈来接我时,说的最多的是『你这小孩烦死了』。
一直没人问我,你要不要紧。
即使你们都知道我站了一个小时。
但后来想起来,严重感冒的妈妈妥协来接了我,我对她再没有一丝不解。


有些时候,我就是把一些事情看得太重了。
雯雯,还有你,比如我们之间的感情。
我一定一定都看得比你们重,所以我容易难过,我容易敏感。
妈妈曾经说,你别期望你对待别人,别人也能这样对待你。
这句话很伤人,我一直接受不能,我不想接受。
但是,我现在想通了。
对于你们,我一直很可笑。
说得难听点好么。
自作多情。
我明白的,即使你们没想到那么严重。
总有一天,将不再有人记得我。
最近心情不好。
也说不上哪里不好。
看到什么都很敏感,听到朋友说很随便的话都会被伤到。
或者说,是变得有些神经质。
像是溶于不进任何一个整体,无论是新的还是我所熟悉的。
有我说话的群一定冷冷清清,而去吃个饭回来却看到他们聊得很开心,然后一插进去,就又没了声音。
好久之后也许会有人来和我说话,但是回了话以后就没了声音。
和孙孙说话好像也带了刺。
她一定觉得很累。
因为我变得像个刺猬,一旦有过分玩笑的话,我就会尽全力反抗和认真。
看到那些不堪入目的话语,都会以为在说自己。
似乎只有和雯雯,XY还有网友说话才能调整过来心情。
谢谢和我说话的阿希希,桃子,在恩。

还有达令,XY,孙孙和雯雯。
你们或许不了解我有多难过。
但是你们能来和我说话,好像已成为我现在最大的奢侈。

第一天回来哭了。
和妈妈吵架只是个契机。
似乎想了很多很多人,而这些话不能说,只能靠哭来表达。
我想起以前天天笑,天天吵架,虽然也会不开心的日子。
现在看来,那些似乎都是无 病 呻 吟。
比起现在来,一定算不上什么。
班级里有三种人,我最讨厌的人,讨厌的人和没感觉的人。
似乎细细来想,只能分为这三等。
最讨厌的是芳芳。
长得很可爱让人很想亲近,但实质是自来熟和完全不考虑别人的感受。

最喜欢的是蚯蚓和妍妍。
但蚯蚓说,还以为你叫我过来干嘛,原来是叫我还钱,看清你这种人咯。
虽然是玩笑话,但不可能不在意。
是吧,我就是无法那么大度地忘了,等你还给我时我再天真地说一句啊呀,我都忘了。

班主任叫我代替借读走的同学做了体育委员。
我鼓起勇气告诉他我体育是多么多么差,他或许以为我是谦虚,硬要说没关系,只要帮体育老师做事就行。
是你没关系,不是我没关系吧。
你只负责交差,而我却要负责收拾和困扰。

哭的时候,妈妈很不耐烦地说吵死了不要哭。
我不知道你为何不问我为什么哭,或是在学校里怎么了。
你只是边玩网游边告诉我不要吵。
我多想回答你果然网游比我重要。
但我用以往的经验就能知道,这样只会让争吵升级。
我想和你说,我们应该谈谈。
但是我知道在帮战或者组队刷副本的你怎么会不敷衍我?

小学最讨厌却也传过绯闻的男同学和我一个学校。
除了第一次见面打过招呼,后面相向走过都会当没看见。
我终于明白我其实就是人贱。
以为自己能一个人生存,以为自己一直是一个人生存。
其实只是个最最普通的世俗人类。
害怕孤独害怕空虚害怕寂寞。
公共场合独自一人时,会故意摆弄手机,让人以为自己一直很忙。
其实是连自己都欺骗不了的小动作。
这样单独一个人下去也许真的会教会我些什么道理。
让我懂得独自生存,成为个体动物。

但胸腔内的难过为何在一个星期的适应下完全无法退散,而是越积越多?


终有一天,你们也都将记不起我。
而我,继续难过我的难过。
遭遇告白。
此篇文章只限博客好友,或者知道密码的用户才可阅览
输入密码
博客好友申请
Copyright © * Tomorrow will be Mayday.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