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,是你更新不是我更新。
未标题-1
未标题-2
未标题-3
未标题-4
未标题-5
未标题-6
未标题-7
未标题-8
未标题-9
未标题-10
未标题-11



我明白,我們的距離拉遠從未停止過。
我只能做的是愛你,然後瘋子般的愛你。
用盡全力,卻又渺小得默默,渺小得你看都看不見。
就因如此,突然覺得,和你活在一個世界上,都那麼那麼讓人滿足。
你叫,陳信宏。
其實,是個很普通的名字。
有些人,也叫陳信宏,有些人,覺得你的名字並不好聽。
但我卻是在第一次聽完就愛上了這個名字。
謝謝你作為阿信來到世界上。
謝謝你讓我覺得陳信宏這個名字能這般美好。
謝謝你不愛過生日卻還是更新了日誌,聽了萬人的生日快樂歌。
晚安,陳信宏,好覺,陳信宏。


從此以後,你的名字就是永遠。
我 們 什 麽 都 不 用 說 。
噓 , 這 個 男 生 又 長 大 一 歲 。
我 們 用 長 大 這 樣 的 字 眼 , 而 不 是 老 去 。
因 為 , 少 年 永 遠 還 是 少 年 。

继续阅读
嘿,我该如何填补这十八岁。
阅览

我第几次和你说生日快乐。
好像一次也没有过。
我和我妈说,希望陈信宏永远都不会老,希望能看你们一辈子的演唱会。
阅览上面有句话,『谢谢你的诞生,你由衷的笑比什么都重要。』
本来不是这样的,原本是『许你八辈子的演唱会』。
但觉得对你来说,这根本算不上什么。
我们之间或许并不是十八岁的差距,真正的是偶像和歌迷的无法逾越。
我必须仰视你。
在虹口体育场内场的几百米开外。
而你却俯视不到我。
ICON是正巧做了十八个。
十八个ICON,来填补十八岁差距的冰山一角。
像个固执却得不到回报的精卫鸟。

我告诉她们,以前鸭子对蛋蛋妹的想法。
同桌说,『你们不可以这样想陈信宏和蛋蛋妹。』
是的,我真的想都不敢想。
一想到你有不能幸福的可能,我就觉得是我们这样自私想法所致。
前段时间在翻以前的笔记本,看到了以前写下的一句话。
我说,『陈信宏,我决定尊重你的选择,因为太爱你。』
如今,我还是会那样说。
你那柱拐杖开演唱会的承诺,我想陪你守下去。
以及你的幸福你的笑,我也想一直守下去。
Copyright © * Tomorrow will be Mayday.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