再見。
我會一直記得那麼那麼一個人。

他第一個知曉你是女扮男裝,但他只是溫柔地笑笑說聲『原來是這樣啊』,繼續對你好。
他會以為不驚動你,默默地守著你,保護你,就可以得到你的愛。
他不用觸碰你,只是看著你,就知道不是你哥而是你。
他也會因為你的失約而生氣,但是第二天還是微笑對你,揉你的頭髮。
他會自欺欺人,然後告訴你『你一定是他粉絲才會喜歡他』,他不想相信你喜歡的不是他。
他會在看到情敵時,示威地抱住你,眼神堅定地告訴對方,『你不要傷害她』。
他每次都堅持到最後一秒,直到流淚,他說,『反正我練習過了,被拒絕一百次了』。
他編織了一個很美很美的愛情故事,想到會這樣和你發展,他就會笑得很溫柔。
他會毫不猶豫地去找你,即使每次都比對方晚一步到達你的身邊。
他承受你所有『不行』『不可以』的表情,笑著告訴你,『我把全部都給你看了。』
他也會對你發火,但在看到你流淚模樣的那一霎那,最痛的他反而安慰了你。
他會假裝剛知道你女扮男裝的真相,調皮地用生氣的語調說,『我們重新開始吧。』
他被你拒絕后,還會揉你的頭髮,全盤接受他聽了無數次的『對不起』。
他會在最後,看著舞臺上的對方,叫負責人把舞臺燈全部關掉開觀眾席的燈。

但他沒有夜盲症,他不叫你豬兔子,他不穿綠褲子。
他不是男一。
電視劇說,不是轟轟烈烈的愛情得不到認可。
最後,他如我所願的,沒有歸宿,最後的十分鐘內,他沒有出現。
好的大結局是不需要悲劇男二的。

他太過於默默,說出感情時又太過於直白,奔向你時,他太沒有猶豫,他對你太過於溫柔,他太過柔和而不是璀璨,他說了太多的『沒關係』『我不在乎』。
所以他無法成為你閃耀的那顆星星。


有人說,他很了不起?有人說,誰要看不見的愛情。
他該如何在結局背後再有一個不是你的歸宿?
我不要電視劇給我答案。


姜新禹,而這次是真的真的要和你再見。
我見過比你更完美的男二。
他們對喜歡的人從不生氣,只會氣自己,不會欺騙自己說『她不會喜歡他的』。
但,你是我最最喜歡的男二。
姜新禹,再見。
Jeong Yong Hwa

最後還是隨悲劇了。
╮(╯_╰)╭是的,你們猜得沒錯。
我也為紅褲子淪陷了。
╮(╯_╰)╭我覺得不意外,因為我曾經是個多么多么純正的炮灰控。
╮(╯_╰)╭男二就是為女主奉獻一切的,男二從來不被編劇當人看的。
歷來往常都是男二惹人疼,女二惹人嫌的。
我也是歷來喜歡直到結局還是默默喜歡著女主的男二的。
若真的給男二又配了個誰誰誰的,我倒不喜歡男二了。
╮(╯_╰)╭只能說,我喜歡悲劇,我熱愛悲劇,我熱愛當炮灰的男二。

╮(╯▽╰)╭看了小雅雅的博,恍然大悟了~
怪不得我覺得人設那麼眼熟~
怪不得我覺得美男和紅雞的性格人設那麼眼熟~
原來是依照花君的啊~
╮(╯▽╰)╭反正紅雞和紅褲子都是我的愛,只要紅褲子到結局還是喜歡美男,我就會一直喜歡他。╮(╯_╰)╭
男一啊,我對不起你了。
又累又冷又困。
我改到今日来写日志。
因为能够平静点面对自己的心情。


如果知道会在冷风下站一个小时,我或许不会答应雯雯孙孙出去玩。
而这是后话。
我还是站在了那里,冷到手都僵掉,平时本来就很慢的发短信速度变得更迟缓了。
叫不到出租车,70路经过面前时根本不停,也不知道其它哪些车也可以乘。
我想起分开时开玩笑和雯雯孙孙说的一句话,『要不你们陪我等车吧』,被毫不留情地拒绝了,突然有些难过。
于是,我不管什么女孩的矜持,不管什么厚脸皮,不管什么死缠烂打,脑子发昏地发了短信给你。
『外面好冷啊』。
你看你看,为了显得自己不太过可怜,为了显得自己不是在麻烦你,我加了开玩笑似的语气词。
而终究知道我只是在垂死挣扎。
好了,够了,我明白了。
我只是想试最后一次而已。
我所有的自作多情终于有幸毁在你若即若离的回应之下。

得不到回应,我去掉了语气词,把同样的内容发给了孙孙和雯雯。
雯雯回的是『是啊』,我又有些难过。
其实我想要的不是『是啊』,我想要的是『你还没回到家啊』的关心。
我安慰自己,是雯雯比较迟钝,又艰难地发了一条『我手都僵掉了』的暗示。
结果,得到的回复是『你保重』。
是啊,我保重。
你们到底要把我的难过加深到什么步骤。
我突然想起我说『你期中考要加油啊』时,从不回我『你也是』的雯雯。
我一直所期待的死党式的相处方式,从来无法得以实现。
但是,不回答『你保重』的雯雯,就不是雯雯了吧。
我清楚地知道。
我赌气似地回了一句『我冻死算了』,再后来,再也没了回应。
天气太冷了,冷得我开始莫名地敏感。
手机里在放上海八万人离表时最让人感动的那首『咸鱼』。
我从来不听这首,总是怕有太多难以言说的感动要随着泪夺眶而出。
而这次,我没按下一首。
我只是想好好地哭一下。


『妍妍 外面好冷』。
我发给了妍妍,并加了称呼,读起来时有种想哭的感觉。
妍妍回我,『你在外面?』
孙孙也回我了,她说『你还没回家丫?』
我要的只是那么小那么小的感动。
为何我最最要好的雯雯,我最最想念的你,都无法给我这样的回应?

妈妈来接我时,说的最多的是『你这小孩烦死了』。
一直没人问我,你要不要紧。
即使你们都知道我站了一个小时。
但后来想起来,严重感冒的妈妈妥协来接了我,我对她再没有一丝不解。


有些时候,我就是把一些事情看得太重了。
雯雯,还有你,比如我们之间的感情。
我一定一定都看得比你们重,所以我容易难过,我容易敏感。
妈妈曾经说,你别期望你对待别人,别人也能这样对待你。
这句话很伤人,我一直接受不能,我不想接受。
但是,我现在想通了。
对于你们,我一直很可笑。
说得难听点好么。
自作多情。
我明白的,即使你们没想到那么严重。
Copyright © * Tomorrow will be Mayday.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