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信宏。
又到帖吧里下了很多你的照片。
但这次,没有你的ICON或是签或是BAN。
只是想聊聊你。

我无法做到每一个你都会喜欢。
就像保存你的照片。
每次都会挑选,以前那个蘑菇头的基本看过就过。
就算保存下来的也不是每张都能有感觉,不是每张都能开PS做。
不止是你,找俊杰和P酱的照片时也是这样。
而在帖吧上总能看到一些人。
无论他们的PS技术有多烂,无论他们选的图是你多久以前的蘑菇头,他们总能说这样的你好帅好可爱。
这样显得我像个颜饭。
我有时候怀疑我会不会是个颜饭。
像是我执着于现在发型的你,平刘海时的俊杰,直发的P酱。
我像是个有雏鸟情节的人。
因为一开始喜欢上的你们,就是如此的你们。

所以很多年前头发短短的你,还有在帖吧里看到的附中时你的照片。
如果有人问我帅不帅,我也许会犹豫吧。
虽然你的脸,一直是那张皮肤很好,喜欢抿嘴瞪眼睛的幼幼的脸。
但是,这并不妨碍我爱你。
如果有人问我这样还爱不爱陈信宏,我还是会回答『嗯』吧。
因为你就是陈信宏。
在节目里煽情到最后总会变成冷笑话或是损人的陈信宏。
很温柔很温柔但面对疯狂的女歌迷总会有些小尴尬的陈信宏。
对女歌迷多或是最帅这种话题很低调但偶尔也会自恋的陈信宏。


因为很喜欢你,所以连那种骗骗人的可能关系测试都不敢打开做。
只因为怕做出来的结果不是你。
只因为怕对你这样的人来说我这样的人很不合适。
你节目里说,你喜欢有内涵的女生。
我敏感地总觉得你在特指蛋蛋,虽然节目里很少有人会问你蛋蛋的事。
我很想听你说说蛋蛋的事,但是又怕听到。
但是明白你最终肯定会结婚。
有时听到别人和我说『你家男人』时,总会免不了有点小幸福。
但总有直觉告诉我你不会喜欢。
就像是『信嫂』。
原本是在一个台湾的综艺上看到有个女人自称『信嫂』。
当时陈信宏的表情很平静,没有太多的开心或不愉快。
但是我很怕其实他心里并不舒服。
他是个保守的人。
保守的人是不会接受这样的说法吧。

前两天上校内,我哥的同学也喜欢陈信宏。
我哥留言给她说『谁让你是信嫂呢,快去找你家阿信啊。』
我感觉我像是代替陈信宏不愉快了。
有责怪我哥不帮我而帮外人的因素。
也有是真的不习惯别人随意将陈信宏占为己有的感觉。
截图给XY看时,开了几句玩笑。
XY说她是信嫂,于是我也抢着说我也是信嫂。
后来上传自己照片的时候,XY在后面留言说『信嫂真嫩啊。』
说实话,很不自在。
觉得会被陈信宏讨厌。


我不知道是否每个明星都会对疯狂的行为感到不自在。
但在我心目中,对于爱陈信宏,我早已规定自己不能越界。
因为太爱他,做什么过分一点的都怕伤到他或被他讨厌。


我不能做到每一个角度的你都喜欢。
也许你的我看不到的那一面里,也有我不喜欢的习惯或性格。
但就是爱你爱到无法形容。
看到别人写的比我要好许多的关于你的文字时,我的无力感会更甚。
好多好多的你我都不了解。
好多好多的你我都要透过别人充斥着宠溺的语句里了解到。



想要了解更多更多的你,却无能为力。


我爱你。

留言

只对管理员显示

嗯~最喜欢怪兽~
所以我没有争议呵呵呵~
这家伙什么时候才能交女朋友咧~
在恩 | URL | 2009/08/16/Sun 21:16 [编辑]
这孩子爱得真彻底.
| URL | 2009/08/15/Sat 11:24 [编辑]
i-239親愛的,你真的好愛磨蹭呀。当然,我也很愛他,哈哈哈哈~~
我也記得,當初那個信嫂,覺得磨蹭很尷尬。那位信嫂長得很囧~哎~~
不過,我想磨蹭不會太在意,畢竟有些稱呼只有對認定的人才有意義。
桃子 | URL | 2009/08/14/Fri 23:55 [编辑]

引用
引用 URL

Copyright © * Tomorrow will be Mayday.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