又累又冷又困。
我改到今日来写日志。
因为能够平静点面对自己的心情。


如果知道会在冷风下站一个小时,我或许不会答应雯雯孙孙出去玩。
而这是后话。
我还是站在了那里,冷到手都僵掉,平时本来就很慢的发短信速度变得更迟缓了。
叫不到出租车,70路经过面前时根本不停,也不知道其它哪些车也可以乘。
我想起分开时开玩笑和雯雯孙孙说的一句话,『要不你们陪我等车吧』,被毫不留情地拒绝了,突然有些难过。
于是,我不管什么女孩的矜持,不管什么厚脸皮,不管什么死缠烂打,脑子发昏地发了短信给你。
『外面好冷啊』。
你看你看,为了显得自己不太过可怜,为了显得自己不是在麻烦你,我加了开玩笑似的语气词。
而终究知道我只是在垂死挣扎。
好了,够了,我明白了。
我只是想试最后一次而已。
我所有的自作多情终于有幸毁在你若即若离的回应之下。

得不到回应,我去掉了语气词,把同样的内容发给了孙孙和雯雯。
雯雯回的是『是啊』,我又有些难过。
其实我想要的不是『是啊』,我想要的是『你还没回到家啊』的关心。
我安慰自己,是雯雯比较迟钝,又艰难地发了一条『我手都僵掉了』的暗示。
结果,得到的回复是『你保重』。
是啊,我保重。
你们到底要把我的难过加深到什么步骤。
我突然想起我说『你期中考要加油啊』时,从不回我『你也是』的雯雯。
我一直所期待的死党式的相处方式,从来无法得以实现。
但是,不回答『你保重』的雯雯,就不是雯雯了吧。
我清楚地知道。
我赌气似地回了一句『我冻死算了』,再后来,再也没了回应。
天气太冷了,冷得我开始莫名地敏感。
手机里在放上海八万人离表时最让人感动的那首『咸鱼』。
我从来不听这首,总是怕有太多难以言说的感动要随着泪夺眶而出。
而这次,我没按下一首。
我只是想好好地哭一下。


『妍妍 外面好冷』。
我发给了妍妍,并加了称呼,读起来时有种想哭的感觉。
妍妍回我,『你在外面?』
孙孙也回我了,她说『你还没回家丫?』
我要的只是那么小那么小的感动。
为何我最最要好的雯雯,我最最想念的你,都无法给我这样的回应?

妈妈来接我时,说的最多的是『你这小孩烦死了』。
一直没人问我,你要不要紧。
即使你们都知道我站了一个小时。
但后来想起来,严重感冒的妈妈妥协来接了我,我对她再没有一丝不解。


有些时候,我就是把一些事情看得太重了。
雯雯,还有你,比如我们之间的感情。
我一定一定都看得比你们重,所以我容易难过,我容易敏感。
妈妈曾经说,你别期望你对待别人,别人也能这样对待你。
这句话很伤人,我一直接受不能,我不想接受。
但是,我现在想通了。
对于你们,我一直很可笑。
说得难听点好么。
自作多情。
我明白的,即使你们没想到那么严重。

留言

只对管理员显示


引用
引用 URL

Copyright © * Tomorrow will be Mayday.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