越長大越懂得。
KERORO.jpg
( 我 還 是 喜 歡 收 我 熱 愛 的 東 西 作 為 禮 物 ,謝 謝 露 露 。)

有個很有趣的現象。
我從未想過有一天我會收到那麼多的祝福。
現在,我盡數一下,列舉下來。
露露、祎婕、妍妍、娜娜、雅倫、酥餅、芳芳、小雅。
孫孫、達令、楊媽、帆哥、達令、雯雯、H。
XY。
二哥二嫂、當然還有我親愛的~
第一排是我的高中同學,第二排是初中同學、第三排是小學同學。
用數學小鄭老師的話來說,是递減的。
雖然第一和第二排只相差一位,但後者度過了四年,前者才半年。

我並不是想計較于以前同學有多少人記得我這個默默的人的生日。
只是很感動于祎婕在QQ簽名上寫的我的名字和生日快樂。
這是沒有人為我做過的,屬於我一個人的榮耀。
我想截圖留作紀念,所以把截的圖碰巧發在了初中的群裡。
這時雯雯才發來了消息說,生日快樂。
我已經習慣這種雯雯帶給我的、不那麼喜悅的溫暖。
但我們是好朋友不是么?
但,我們越來越少見面,越來越騰不出時間。
約定好的事也總是推了再推,說了『再說』后你從不主動找我聯絡。
你對我來說很重要,那我對于你呢?
還是說,我應該體諒你的不善表達。
還要謝謝楊媽、帆哥和H,我以為你們會忘記,所以看到你們的短信我很開心。

現在補習化學的地方,有個男生,我們從來沒說過話。
或者,不應該這樣說,我們自從在補習的地方見面時,就沒說過話。
爸媽提到他的名字總喜歡調侃的是,很久很久以前,幼稚的我和幼稚的他無知的手牽手。
是的,好久不見,四年不見。
他是我的小學同學,我是他的小學同學。
我們曾坐過一組;在二三年級上英語課時,隔著兩個大大的桌子,手拉手。
可是,再見時,我們沒有一句“嘿,好久不見”或是“你現在在哪裡上高中”。
若是哪天向化學老師提及說我們曾是小學同學,她也許都不會相信。
有次和露露閒聊,發現她認識我一個小學好友。
露露說,她似乎去國外讀書了。
而我是不是什麽也不知道?
有小學同學現在喜歡初中同學。
有小學同學喜歡上以前不喜歡的小學同學。
有小學同學空間設了好友可見,而我進不去。
有規有矩的小學聚會,在去年開始變得扭曲。
你看,這就是我們說好的二十年。
最後,只剩XY。

我終於明白,總是天真地相信的那些永遠,或許在下一秒就會瓦解。
我所堅持的永遠,保質期只能是一秒。
所以我開始害怕,我怕我那麼熱愛過的你們變得越來越陌生越來越稀少。
我不想分離,但時間不允許那麼做。
若不分離,我或許會一直和你們相愛,但也無法認識我現在很愛的一群人。
時間像是彌補了我,但,沒用的,我留下的遺憾怎麼也填補不完。


現在,我擁有一個很好的集體。
心思細膩、行為可愛、有情有義、打鬧有笑、有時也會爲了考砸而流淚。
我如此慶倖,有些人忘了我,但換來了你們。
但,你們是否也不能永久?
你們是否也會隨著時間而递減?
你們別說“不會”,曾經那麼多人告訴我“不會”“不會”,最終還是走遠。
所以,我應該珍惜有你們的現在。


生日快樂。
你們快樂。

( 因 為 是 昨 天 生 日 嘛 , 把 日 期 提 到 1 月 7 日 了 ,
F C 2 總 是 中 途 抽 掉 讓 我 非 常 抓 狂 , 我 有 注 意 隨 時 保 存 啊 啊 啊 啊 啊 啊 啊 。 )

留言

只对管理员显示

感觉有点迟啊..话说小碟也要快乐哦~~
HHHH | URL | 2010/01/10/Sun 13:30 [编辑]
╮(╯-╰)╭你啊,真是,生日還寫得那麽傷感。
p.s:這只小軍曹很可愛~
桃子 | URL | 2010/01/10/Sun 00:39 [编辑]

引用
引用 URL

Copyright © * Tomorrow will be Mayday.. all rights reserved.